张家港行(002839.CN)

高管震荡?张家港行上半年盈利增速收窄 信用减值损失大增

时间:20-10-13 15:31    来源:新浪

高管震荡?张家港行(002839)上半年盈利增速收窄  信用减值损失大增丨银行中报排查

在迎来“A股上市银行最年轻行长”之后,张家港行多位副行长也发生变动。上半年该行净利润增速放缓,公司贷款规模虽大,实现利息收入却不及个贷

《投资时报》研究员赵新平

今年以来,江苏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张家港行,002839.SZ)因频繁的人事变动而受到外界的关注。

不久前,张家港行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副行长沙健健的书面辞任报告。因工作调动,沙健健申请辞去公司副行长职务。根据《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沙健健的辞呈自送达公司董事会时生效。截至本公告披露日,沙健健未持有张家港行股票。

资料显示,沙健健1977年生人,历任启东市茅家港信用社出纳、会计,启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营业部会计、信贷员,启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财务科办事员,启东市北新信用社内勤主任,启东市民主信用社主任,启东农村商业银行授信审批部总经理,启东农村商业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张家港行副行长。

张家港行归母净利润及增长率(单位:亿元)

数据来源:Wind

在此之前,张家港行行长也发生变动,原行长杨满平辞任到另外一家农商行任职,由被称为A股最年轻行长的吴开接任。

上市银行最年轻行长诞生

今年5月11日,张家港行发布了《关于董事、行长辞去职务的公告》。公告显示,因工作调动,杨满平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行长、董事会下设的风险管理委员会委员、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三农委员会委员及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委员职务。

根据张家港行2019年年报,杨满平出生于1969年5月,一直都在农商系统工作。2016年12月20日,杨满平担任昆山农商行行长;2017年12月6日,其担任张家港行行长。

今年8月7日,无锡银保监分局核准了杨满平宜兴农商行董事长的任职资格。

接任杨满平一职的是吴开,资料显示,吴开从2017年开始担任江南农商行副行长,并在去年9月获选为该行执行董事,在此之前,吴开曾任江阴银行(002807.SZ)副行长。

资料显示,吴开出生于1979年3月,硕士研究生学历。2000年9月加入江阴市澄江信用社,2000年11月进入江阴银行国际业务部工作,2002年3月任江阴银行国际业务部总经理助理,2003年8月任江阴银行国际业务部副总经理,2007年4月至2008年6月任江阴银行资金运营部副总经理(主持工作),2008年6月至2009年7月任江阴银行申港支行行长,2009年7月至2014年6月任江阴银行金融同业部总经理,2014年7月31日开始任江阴银行副行长、党委委员。江阴银行2017年年报显示,吴开2017年6月13日辞任江阴银行副行长。

根据张家港行今年8月4日发布的公告,该行于近日收到苏州银保监分局的批复,吴开的张家港行行长任职资格被苏州银保监分局核准。与吴开的任职资格一同被核准的,还有该行副行长陶怡、行长助理武甲强。

由此,吴开也成为A股上市银行中最年轻的银行行长。以吴开为首的高管团队能否推动张家港行进一步发展,仍需时间验证。

个贷利息收入超越公司贷款

根据张家港行2020年半年报,该行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1.2亿元,同比增长17.57%;归母净利润4.93亿元,同比增长4.15%,这个增幅不仅远低于去年同期,也远低于今年一季度。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2亿元,同比增长12.47%;营业收入10.05亿元,同比增长18.7%。

信用减值损失的大增是消耗营业收入的根本原因。张家港行上半年营业支出16.16亿元,同比增长24.32%,增幅远超营业收入增幅,导致上半年营业利润的增长微乎其微,同比仅增长0.14%。

信用减值损失中占比最高的是贷款和垫款,其中以摊余成本计量的贷款和垫款上半年末为9.87亿元,同比增长63.14%,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贷款和垫款为1241.59万元,同比增长162.36%。

张家港行贷款损失准备对贷款的增长比例逐年上升,2018年、2019年及2020年6月30日,该行贷款损失准备对贷款的增幅分别为32.91%、34.59%、35.95%。

以提高贷款减值来应对资产质量风险是当前银行业普遍做法,张家港行资产质量看起来并不差,其几个关键资产质量指标上半年表现不错。截至今年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9.53亿元,较去年末减少0.29亿元;不良率1.21%,较去年末下降0.17个百分点,实现不良双降;拨备覆盖率297.91%,较去年末增加45.77个百分点。

虽然为了稳定资产质量消耗了不少营业收入,但今年上半年不少银行的所得税费用普遍下降,基本保证了净利润的增长,张家港行也是如此,上半年该行所得税费用同比下降了25.7%。

张家港行的利息收入结构中,占比最高的还是贷款和垫款,且该行贷款和垫款利息收入同比还在增长,今年上半年,该行贷款和垫款利息收入同比增长17.21%,不过值得探究的是,该行公司贷款和垫款利息收入同比下降了3.93%。增长较多的是个人贷款和垫款利息收入,同比激增51.15%,使得个人贷款和垫款利息收入以微弱优势高于公司贷款和垫款0.03亿元,成为该行第一大利息收入来源。

但事实上,和上年末相比较,该行发放贷款和垫款的比例结构中,仍然是对公贷款和垫款占比较高,今年6月末,其公司贷款和垫款本金占比为62.14%,而个人贷款和垫款本金占比为37.86%,在个人贷款和垫款本金结构中,房产按揭贷款余额下降,占比也随之从上年末的16.11%下降到9.26%。个人生产经营贷款增加,并且是个人贷款和垫款中占比最高的一项,其6月末占比为22.38%。

金融投资方面,该行余额保持增长,不过金融投资利息收入同比在下降,同比减少1.75亿元、下降21.26%。

该行投资收益整体大幅提升,不过要得益于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和汇兑收益,上半年分别同比增长106.12%和61.37%。需要引起注意的是,张家港行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同比下降了21.55%。

张家港行的联营企业有两家,分别是江苏兴化农村商业银行和安徽休宁农村商业银行,这两家银行合计净利润较去年末也有所下降,截至6月末,两家联营企业净利润还不到5000万。

除了联营企业,张家港行旗下还有两家子公司,分别是寿光张农商村镇银行和江苏东海张农商村镇银行,前者的注册资本为1.5亿元,要高于后者的6000万元,但在6月末,反而是后者注册资本少的村镇银行盈利207.89万,前者为亏损417.23万元。

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方面,上半年张家港行表现尚可,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增长了近七成,其中,上半年其电子银行手续费收入同比大增163.94%,而电子银行手续费支出同比增长141.4%。该行解释称,手续费收入较去年同期增加的主要原因系电子银行业务手续费收入增加。手续费支出较去年同期增加的主要原因系其网络金融服务业务量增长。

逾期贷款方面,该行上半年逾期总额较2019年末有所下降。需要注意的是,其逾期1天至90天贷款和逾期361天至3年贷款较去年末增加。

张家港行利息收入结构

数据来源:张家港行2020年半年报